2017年5月12日 星期五

只管注意落腳穩固不就夠了

大河奔流在江南和塞北的分界線上,
南來北往的人川流不息,各懷夢想。
江南的魚米和塞外的牛羊彷彿數不盡
的金礦,給人產生永不厭倦的誘惑。

但是,有一個人在河邊駐腳。沒有誰
知道他從哪裡來,南方亦或是北方,
他停下了。安家、造船,他在大河上
擺渡。船越造越多,生意越做越大

一天,他悠閒坐在蘆荻飄蕩的堤岸,
眺望著河面上忙碌的渡船,他滿意的
笑了。他不曾魚米滿倉,也不曾放牧
牛羊,但誰又能否定他沒發現金礦
竭盡全力探索,恰如其分停下,選擇
目標鞏固戰果,同樣是成功的表現。

那是處地勢險惡的峽谷,澗底奔騰著
湍急的水流,幾根光禿禿的鐵索橫在
懸崖峭壁之間,當橋。山勢的巍峨,
澗水的轟鳴,越發烘托出索橋的危險
與簡陋,經常有行者失手葬身澗底。

一行四人來到橋頭,一個盲人;一個
聾人;兩個看似耳聰目明的健全人。
鐵索橋,須攀附,路至此決無退路。
一個接一個抓住了鐵索,凌空行進。

結果呢?盲人過橋了,聾人過橋了,
一個耳聰目明的人過橋了。另外一個
則跌下鐵索橋,喪了命。難道一個
耳聰目明的人還不如盲人,聾人?
其實他的弱點恰恰緣於耳聰目明。

盲人不急徐笑說,我的眼睛看不見,
不知山高或橋險,心平氣和的攀索。
聾人淡定緩緩述說,我耳朵聽不見,
不聞腳下咆哮怒吼,恐懼相對減少。

那麼過橋的健全人呢?他的理論是,
過我的橋,險峰與我何干?急流與我
何干?只管注意落腳穩固不就夠了。

有時候,成功就像四人來到橋頭攀附
鐵索橋,失敗的原因,不是因為力量
的薄弱,不是因為智商的低下,而是
威懾環境,被周圍的聲勢嚇破了膽

資訊來源網路→NaMaSaLu重新編輯
責任因分擔減輕,歡樂因分享加倍。
感受別人的哀傷,讓哀傷瞬間減半,
分享別人的喜悅,讓喜悅無限加倍。
NaMaSaLu
歡迎分享!

沒有留言:

張貼留言